83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报告教练,我想打辅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然,让我来吧!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然,让我来吧!

        23分钟。

        上路大黄的蛮子在被lng五个人的痛揍下,他愣是开着大招把没闪现的厄斐琉斯又一次砍死了。

        就踏马离谱。

        “设计师,你快看看这个蛮子吧!”

        管泽元看无语了,

        痛,adc玩家太痛了!

        这把蛮子的发挥太亮眼

        他一个人牵制住lng的五个人,打乱了对方的节奏,带穿边路。

        虽然上路的水晶刚才没来得及拆掉,但高地塔都没了,水晶存在的意义也不大。

        “大黄晚上加鸡腿!’

        同时在下路。

        滔搏剩下的四个人毫无压力,一路拆上lng的高地,成功摧毁了高地水晶。

        “撤吧撤吧,两路高地拿下已经稳了,待会儿等大黄复活,打波团结束了。”

        林渊操纵着洛跟随在杰克的身旁,去lng的野区将刷新的红buff拿掉。

        而等到lng的人员回防,滔搏众人早已经走远了。

        “先处理兵线吧我们。’

        冷静过后,doinb无奈的说道。

        他们这把前期打的挺好的,但就是没有稳住,被滔搏屡次找到机会,一波先锋,一波大龙直接被按死。

        经济的领先从最高的三千块,到现在落后六千多,十分钟的时间,滔搏逆转了局势。“不亏了兄弟们,咱们已经撑过20分钟了!”light现在完全乐观了起来

        因为不乐观也不行。

        蛮子就盯着他砍,队友还保不住他,最近几分钟,是真的毫无游戏体验感。

        那就只好摆烂了。

        “edg打滔搏都撑不过20分钟,被平推了两把,所以我们>edg>世界冠军!”

        绿毛也自嘲的笑起来。

        也许世上本没有阿q,又或许人人都是阿q。

        意识到这一局翻盘无望之后,lng所有人都选择原谅了自己。

        25分钟。

        伴随着蛮王的复活,身上已经接近四件套的大黄成为滔搏最尖锐的长矛。

        杰克的金克丝在这個时间点补出了无尽,中路手子哥同样买出了中娅沙漏。

        在所有观众以及解说的注视下,滔搏利用131的分带,三路兵线齐推。

        lng面对三路兵线的压力只能够做出一些相应的取舍,他们决定放弃上路,集合所有的力量,将目标锁定在中路杰克的金克丝身上。

        “蛮子不在正面,开一波吧,成败在此一搏了!”绿毛沉着脸,低声呢喃道。

        当身后是万丈深渊,退无可退的时候。

        你是选择无声的消亡。

        还是奋起反击,发出自己最后的一束光?!

        游戏画面中,绿毛的泰坦在中路高地前突然的闪现开团,已经昭示了他的选择。

        阿乐的杰斯和doinb的卡尔玛在犹豫了一瞬后,还是跟了上去。

        身后light的厄斐琉斯在扇子妈re技能的群体加速下,也紧跟着冲出了高地。

        但是,此刻杰克的身上是有秒表的。

        “卧槽,来个兄弟救救救一下!”阿水咬着牙,有气无力道。

        在被深海冲击的锁定的那一瞬间,他便有点慌张的原地开启金身。

        林渊下意识的侧头看了一眼操作有点变形的杰克,眼角的余光察觉到他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太对劲。

        但是,团战的爆发,让林渊来不及过多的思考,只能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游戏之内。“我给大了!’

        远在下路的knight也一直都注意着正面,他第一时间给到杰克大招的减伤护盾,随后整个人拔地而起!

        你要准备好修补身子了。

        瞬息之间。

        加里奥犹如迪迦奥特曼,飞向峡谷的上空!

        随后仿佛化作了一道流星,重新坠落下来,将符文之地砸出蛛网般密集的裂隙!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中路高地塔前,杰斯与卡尔玛以及刚刚进场的盲僧,全部都被这股强大的力量给击飞。

        漫天的烟尘之中。

        一道伟岸的身影露出了他本来的面貌。

        英雄..登场!

        而在不远处,同样早已准备就绪的林渊,眼中也盛放出无尽的光彩。

        “你会看到我的舞姿!’

        一声来自虚空中的低喃。

        仿佛让他真正化为了所操纵的游戏角色。

        侧翼的野区之中,嘴上哼着小调,并且跳动着欢快舞姿的洛,终于等候到一个绝佳的进场时机。

        夕阳下,那惊鸿过隙的全速奔跑配合上一出盛大登场的完美演出,让卡尔玛、杰斯以及盲僧都像是陶醉于洛所描绘出的那个虚幻的精神世界中,忘记了仇恨,一点点迷失了自己的本

        同时,那个来自祖安的坏孩子,残忍且扭曲的金克丝女士也从耀眼的圣辉中苏醒了过来。“喔,你是我最喜欢的靶子

        她亲手布下夹子,然后神经质的笑着,表情有些癫狂,手中枪炮的轰鸣与火花不断喷射着

        子弹,尽情的宣泄。

        但金克丝并不满足,她还想要看到更多。

        一发超究极死神飞弹从她的炮管中飞出,在卡尔玛和杰斯的头顶绽放,硝烟弥漫在尸体的四周,偶尔还能闻到烤焦的糊味。

        再见!

        她无比享受极致的爆炸所带来的快感。

        “我要爱死这种感觉了!’

        伴随着心底深处传来魔鬼般的呐喊,金克丝愈发的狂躁,她浑身颤抖着,用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追向面前的敌人。

        仿佛只有杀戮,才能抚慰她的灵魂!

        射吧

        和破败王一起,摧毁所有看到的一切....

        佛耶戈开心的捡起满地的灵魂,他扛起锤子走在防御塔的最前方,尝试模仿的更像!“杰斯,现在我是你了!”

        “厄斐琉斯,别走好嘛!’

        “嗨那个瞎子,你觉得我帅吗?’

        孤独的人总是喜欢玩笑,就像他一样。

        “伊苏尔德,不要离开我!”

        但是最终,那个曾经的国王还是忘不了他的王后,选择变回自己的本体,扬起黑雾,回到自己的国度。

        在一旁,洛不断的跳跃着,丝毫不失轻舞成双的优雅,让他的身形灵动的宛如一只兔子精

        远处赶来的蛮王同样在怒吼和咆哮。

        “我会是你最可怕的噩梦!

        愤怒,是他力量的来源。

        厄斐琉斯,你走不掉!

        他蔑视自己的敌人,尽情挥舞起旋转的大刀,脑海中杀戮的意志从不曾磨灭。在这座峡谷之中,没有人能够阻挡我。

        记住,是没有人!

        因为我疯起来,连我的队友都砍!

        回到比赛的视角。

        在解说席。

        “杰斯与卡尔玛双双阵亡,泰坦好像也走不掉,小天的破败王和赶过来的蛮子已经追上了厄斐琉斯。”

        “light被迫回头甩出自己断魄的大招,但是收效甚微,面对装备以及等级的差距,他还是融化在蛮子的屠刀之下。

        “那么这样的话,lng剩下的野辅两兄弟应该也是无力扭转战局。”

        娃娃声音逐渐拔高,他在调动气氛上,一直都是一把好手。

        “是的,滔搏凭借着一波出色的反打,赢下了这波来自lng的绝命团,并且可以携带着三路的小兵,顺利终结掉这场比赛!”

        瞳夕似乎已经司空见惯,情绪和语气都很淡定

        “嗯,虽然这一局前面发生了一些波折,但最终滔搏还是凭借着经验和出色的个人发挥,将局面给稳了下来。’

        “而在游戏时间26分钟,他们也是成功推平了lng主基地。”

        滔搏再一次向观众证明,他们是不可战胜!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恭喜他们吧!

        娃娃在总结之余,还是露出一抹久违笑意。

        “嗯,恭喜滔搏!”

        当画面回归解说席,瞳夕也是甜甜一笑,微微颌首。

        “那现在压力来到lng这里,下一局,我觉得应该不能给硬币哥拿什么卡尔玛璐璐了吧,当然,我不是说硬币哥这把玩的不好,看得出,他其实很努力。”

        “但是阵容面上的差距,不是依靠努力就能够轻易改变的。’

        “卡尔玛在现在的版本中,确实不是那么契合队伍。”

        娃娃忍着笑意,一口气说完。

        “确实,看完上一场,我认为lng在蓝色方的bp好像不是很好做,他们要不要考虑一下换到红色方。’

        “给上路阿乐一个稳定的康特位,最起码不能让wayward还像是这一局一样,那么舒服的发育。”

        瞳夕低头瞅了眼自己的小本本,将一些关键点说了出来。

        “嗯,瞳夕说的也的确是lng需要思考的问题,不过在下一场比赛开始之前,我们还是要稍事休息一下.

        “刚好也能趁这个时间和瞳夕私下讨论一下。’

        “那么现场以及屏幕前的观众朋友们,我们待会儿见!”

        回到后台休息室。

        lng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笑容,丝毫没有输掉比赛的失落感。

        因为他们在赛前的目标就是能撑到二十分钟就算成功。

        而这一局他们跟滔搏打的有来有回,直到26分钟之后才被对方推平基地。

        已经超额完成任务。

        回去之后,至少能跟老板交差。

        但是在相隔不远的另一间休息室内,滔搏的队伍气氛就有些诡异了。

        他们虽然是赢了比赛,但又好像输了一样。

        因为阿水自打完比赛之后,脸色就很不好看,还是队友将他搀扶回来的。

        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担忧的神色。

        “水子哥能坚持吗?

        郭皓有些心疼的看着一回来就靠在沙发上,身子蜷缩着的阿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杰克不行先去医院吧。”作为搭档和水子哥的粉丝,林渊首要考虑的还是他的健康。阿水的胃病,由来已久,发作起来毫无征兆,但每每疼起来都极为要命。

        当年s9冒泡赛打到一半,突然胃病犯了,导致打到后面额头上一直冒冷汗,比赛打完直接被送进了医院。

        在来到滔搏后的s10夏季赛期间,更是开局不利,因为住院养病的原因,缺席了一场常规赛的比赛。

        被粉丝冠以脆皮ad的戏称。

        没想到在今天,老毛病竟然又犯了。

        更加噩耗的是,在萧p走后,滔搏目前的队伍内,根本没有替补ad!

        浩子急的跺脚。

        他们至少还需要再打一局才行。

        “能不能跟官方商量商量,先暂停一下比赛?’

        教练白色月牙也很着急。

        “我去问一下!”郭皓立刻起身,准备去找官方谈一谈。

        然而,水子哥忽然撑着身体坐起来,咬着牙道:“没事,我觉得我还能坚持!”

        但是看到阿水脸色发白的模样,郭皓实在不敢赌,急道:“先去找找有没有医生在,实在不行先送水子去医院,剩下的我们想办法。’

        “可是

        身为战队的教练,白色月牙欲言又止。

        “没有可是!’

        郭皓丢下一句话,跑出了休息室。

        五分钟后。

        当他带着医生再度赶回来,杰克的脸上已经肉眼可见的没有丝毫的血色,疼的额头都在冒冷汗。

        “我去问了一下,暂停的时间不能超过二十分钟,但这个时间连送杰克去医院都来不及

        郭浩有些气急败坏。

        “那怎么办?’

        战队内的分析师以及助理教练们都没遭遇过这种事,现在人都懵了。

        “阿水这有点严重啊,拖不了,还是赶紧去医院吧。’

        临时找来的只是场馆内的值班医生,水平也就是处理一下伤口,包扎急救什么的,这种胃病对他来说还是太棘手了。

        “这还考虑个屁啊,救人要紧!”林渊看着阿水痛苦的表情,急的骂起脏话。

        郭皓也像是突然醒悟过来,咬着牙道:“不管了,那个谁,你们先送杰克去医院吧!”此刻,阿水也没有再反对,因为他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

        随后直接被相熟的俱乐部工作人员搀扶着,离开了休息室,送往医院治疗。

        当阿水走后。

        滔搏的休息室内突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现在留给他们的,是一个近乎无解的难题。

        阿水走了,没有adc

        他们接下来的比赛怎么进行?

        要知道他们出门前只带了一个替补,还是上单位置的公爵。

        这尼玛玩蛇皮!

        不会又要重现四打五的經典冥場面了吧?

        在滔搏战队急火攻心的時候。

        场馆内,赛事官方的工作人员得知消息后,也是连忙赶过来,询问讨论并且制定解决的方案

        如果不能够妥善的处理,这绝对可以算是联赛事故。

        “能不能申请延期?”郭皓有些天真的问道。

        “不能,已经打了一局,怎么申请延期?’

        “延期需要在比赛开始前24小时申请,联盟会根据具体情况,决定是否通过。”

        “而哪怕通过后,也要在开赛前6小时,向观众公布,现在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按照规定,我们最多只能再给你们20分钟的时间来想办法解决这个难题,20分钟之后如果你们还是无法比赛,那么根据联赛规则,将会直接对你们判负。”

        在请示过赛事负责人之后,现场的工作人员底气足了起来,为滔搏带来一个近乎噩耗的消息。

        滔博所有人的心直接凉了下来,面色都无比的沉重。

        20分钟?

        他们去哪找个adc过来!

        这又不是在魔都,还是在苏州主场。

        就算想临时调个2队ad过来救火都不现实。

        难道说,他们真的要以这样的方式输掉这场比赛?

        选手们的努力,就這样化为乌有?

        郭皓觉得眼前乌黑一片,头有点晕。

        但是,就在所有人都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时。

        角落中,已经许久没有说话的林渊深吸口气。

        他走到郭皓面前。

        平静的开口道:“不然,让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