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公主,请自重!在线阅读 - 第357章:鱼胶面具

第357章:鱼胶面具

        公主,请自重!正文卷第357章:鱼胶面具皇城·毓宁宫。

        苏曼青回到叶琉璃的寝殿,屏退左右,并且还让赤岚守在门外。

        “什么,有人易容成你的样子,让司师姐给朔州长隆的姜长老传了一份密令,而这份密令的内容就是本宫下令他召集朔州天岚宗的人马刺杀西戎四王子?”叶琉璃听到苏曼青带回来的消息,彻底是惊呆了。

        “是,司淼淼的鹰信通讯记录上有这一条,而我那天晚上跟殿下在一起,寸步都未曾离开,又怎么会前往绣庄,让她传递这份密令呢?”

        “这到底是什么人做的,我的密封信签应该无人能够假冒才是。”叶琉璃道,“还有,天底下的易容术还有谁能做到一点儿破绽都没有,还能瞒过司师姐的眼睛?”

        “这天下精通易容术的人有不少,但能做到惟妙惟俏,连熟悉之人都分辨不出来的,极少。”

        “这个人肯定是认识你,并且熟悉你,否则是做不到的,还有她还能接触到我的信签,必然是伱我身边之人,这范围就缩小多了,可是你我身边之人,符合这两个条件的人……”

        也只有司淼淼了?

        难不成她在撒谎,故意的把调查方向引开,可她一个人撒谎可以,那晚见到苏曼青出现在绣庄又是如何解释?

        这可不只有司淼淼一个人瞧见了。

        “问题还是出在绣庄,苏老,你去绣庄次数不少,司淼淼和她身边的人自然是见过你,而我使用信签的时候,只有你跟我在场,信签的钢印一直都是随身携带的,不曾离开过,除非有人根据信签仿造钢印,再制造假的密信,假传命令。”叶琉璃分析道。

        “可是还有一点,他们如何伪造出殿下的笔记,还能瞒过姜长老的眼睛?”苏曼青道。

        “可惜,这封密令居然被当众销毁了,现在想查证都没有办法了。”

        “这就是这些谋划的阴险之处,此等密令留着必然是隐患,所以密令中直接让姜长老看完后销毁,这样什么证据都留不下来,日后想追查幕后之人也断了线索。”

        叶琉璃问道:“小兜子哥哥怎么说?”

        “罗大人什么都没说,但也没有太过为难司主事,只不过,他在绣庄安排了人,并且让司主事最近不得离开洛京,最好去任何地方,都要提前报备。”苏曼青说道。

        “我被禁足,毓宁宫内的太监和宫女也都换了,都是皇城司派过来的人,接下来,估计更不得半分自由了,苏老,你得做好我跟小兜子哥哥之间的联络人。”

        “老身遵命。”苏曼青点了点头,“但是殿下,今天罗大人兵围绣庄,明公也曾过去了。”

        “说什么了?”

        “应该没有,司主事知道明岚峰跟我们云岚峰的关系,不会向他透露任何情况的。”

        “嗯,转告司师姐,罗大人可以信任,让她不要有顾虑,配合调查就是了,是我做的,我肯定认,但不是我做的,我绝不认!”叶琉璃咬牙决然的说道。

        ……

        一早起来,罗兴就去了南衙,见到了眼圈有些黑黑的蒙易,虽然有些同情,但这事儿他做弟子的也不好多说。

        “师父,这有能把自己易容成另一个人,还能让亲近熟悉之人看不出破绽的易容术吗?”

        “有,但是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蒙易睁开眼问道。

        “案子需要。”

        “你碰到麻烦了?”

        “嗯,有人冒充苏曼青用鹰信给人发了一道密令,以琉璃殿下的名义发的,安阳渡驿馆的刺杀就是这么来的,但现在这封鹰信已经被接受命令的人当场销毁了。”罗兴解释道,“如今想要查证,也无从查起了。”

        “为何销毁鹰信?”

        “应该是密令中要求的,阅后即焚。”罗兴说道,“此事若成,自然无人知晓。”

        “据我所知,能够完美易容成另一个人,除了对易容术极高的要求,还要精通缩骨之法,完全复刻是不可能的,因为你怎么易容都无法做到完全一模一样,比如气息和皮肤细微的纹路等等,尤其是皮肤上的毫毛,换脸是没办法做到的,只要眼力好的,基本上一眼就能看出来,但女子稍微容易一些,因为一些女子喜欢刮脸,脸上几乎看不到毫毛的存在……”蒙易一边踱步,一边解释道。

        “所以,她才要晚上去,晚上光线差,即使有些细微的差别,也不容易被发现,而伪装的人也一定熟悉苏曼青,知道她平时用什么香薰,还有体型和身高,这冬天穿的衣服比较厚重一些,体型就不容易暴露,身高的话,上下基本上也很难察觉……”

        “是的,但要变脸,还得有一种鱼胶制作的面具,这东西制作起来非常繁琐和昂贵,稍有不慎,就会作废,现在懂得制作这种鱼胶的人也是极少,而且制作过程中非常考验耐力,如果不是长期需要伪装成别人的话,耗时耗力不说,代价也是很大的。”

        “师父,洛京城内有谁会做?”

        “鬼市的鬼婆,她能帮人变成另一个人,她在易容术上造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第二个人是苏贵妃,苏贵妃出身百花宫,这也是一个极为擅长易容的门派,她常年用特殊的方法保养,使得自己容貌看上去一直都是双十年华,这第三人嘛,西戎傀影堂在洛京的负责人,千面琼花,此人有千面,忽男忽女,没有人见过她真面目,她应该也有能力知道这一步,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人,这个为师就不知道了。”蒙易说道。

        罗兴还是第一次听说苏贵妃是一个易容术的高手,但苏贵妃似乎没有理由这么做。

        她陷害叶琉璃,又能得到什么,她儿子是要争储位的,与西戎通商和亲与否,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利益关系。

        她犯得着要这么做吗?

        鬼市的鬼婆,鬼市一向不掺世俗世界的政治纷争,而鬼婆又如何见过苏曼青,还能做出与她一模一样的鱼胶面具?

        至于那傀影堂琼花,这似乎也没有动机,傀影堂是狼主麾下鹰犬,她怎么会干出刺杀四王子的事情?

        万一四王子真刺杀成功了,倒追起来,她就能保证自己不会被发现?

        这不符合常理。

        这洛京藏龙卧虎,谁知道这市井阡陌之中隐藏着什么厉害的人物,就好比又有谁知道,伏牛山那头莽古魔牛现在就在自家侯府当起了门子呢?

        一头超凡修为的灵兽居然给人做起了看门的工作,谁信。

        偏偏它还就喜欢上这个工作,每天喝喝酒,晒晒太阳,高兴的时候出去溜达一圈儿。

        反正这个活儿轻松又惬意,还能守着螭韵儿。

        罗兴估计,它也是一时间感觉新鲜,等时间长了,它估计就腻味了,至少它现在还挺享受的。

        洛京常住人口多达五百多万,巅峰时期据说有七百万人口,南楚第一大城,都城金陵也才两百多万,不不及洛京的一半人口。

        这五百多万人里头藏了什么人,还真不好说,在这个没有网络的世界,想找一个人出来,很难。

        “师父跟鬼婆熟吗?”

        “不熟,你师父这么一表人才,需要找鬼婆吗?”蒙易怒瞪罗兴一眼。

        “我今晚去一趟,再买几个丫环回来,家里大了,人手少,忙不过来。”罗兴说道。

        “你不会让南衙给你安排一些粗使的丫头?”

        “这不好吧,南衙正是用人的时候,我还往家里挖人,不合适。”罗兴讪讪一声道。

        “这有什么不好的,你不往家里要人,那才是有问题呢,现在还没人提醒你,估计是等你主动提出来呢。”蒙易道,“听我的,自己去选,总比给你派的强。”

        “行,我回头让青漪去选一些人,但还是要从鬼市买一些的。”

        “你想培养一些体己的人,不受南衙控制的?”蒙易明白罗兴的想法。

        “我总要有点儿自己的隐私吧,不能活在没有秘密的真空之中吧?”罗兴说道,“就算是大都督本人,他也有自己的小秘密吧,可能陛下知道了,会立马砍了他脑袋的那种。”

        “别胡说,那还不至于……”蒙易脸一黑,罗兴真是胆子太大了,这话都敢说。

        “多谢师父解惑。”

        “那个你薛姨和尚香住在你家里,没给你添麻烦吧?”

        “没有,尚香师妹很好学,在医学上的天赋比我还要高,要不了多久,我可能就教不了她了。”

        “行,这孩子我就托付给你了,别人我还真不放心。”

        托付?

        这个词儿是不是用的有些不对呀。

        但师兄照顾师妹,好像也没毛病,虽然说蒙易至少再活个百八十年的,可未来的事儿谁说得清楚呢?

        ……

        “西戎四王子,他来做什么?”罗兴回到自己公房,徐婵娟进来禀告,说西戎四王子等候他多时了。

        “不过,好像带了不少礼物,还有四个西戎小丫头。”

        “呃,来的都是客,见一下吧。”罗兴也不想被人挑理,何况这一路上回洛京,他们也没少朝夕相处,一回洛京,就避而不见,似乎也不太讲情面了。

        何况眼下西戎四王子远来是客,他若是真天天过来,到时候,反而不是什么好事儿。

        “四王子殿下,请!”

        “罗大人,又见面了。“

        “婵娟,给四王子殿下上茶。”见礼后,罗兴淡淡的吩咐一声,对方若不是西戎狼主之子,在他眼里就是个路人甲。

        四王子辛加看了身材矫健的徐婵娟一眼,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贪婪之色,徐婵娟虽然不是绝色,但姿色也属中上水准了,在西戎那种苦寒之地,这绝对算得上美女了。

        罗兴也瞧见了,不动声色,他也没有鄙视对方,但凡生在这样的家庭,有时候需要一种保护色的,四王子到底是真好色,还是装出来的,这个他还说不准。

        “罗大人这间公房有点儿小呀,这跟你的官位和气质不符呀!”辛加放下手中的茶盏,站起来对罗兴的公房评头品足起来。

        “公房而已,处理公务的地方,要多大的地方作甚?”罗兴呵呵一声,“未知四王子殿下来见本官又为何事呀?

        “本王子看罗大人是个人才,想邀请你前往西戎为官。”

        “四王子殿下,我没听错吧,你想邀请本官前往西戎为官?”罗兴愣住了,也笑了。

        “怎么了,难道不可以吗?”

        “你不知道大周南衙有家规,一入南衙,终身不得离开南衙吗?”罗兴说道,“本官是在南衙长大的,怎么可能离开南衙?”

        “还有这种不人道的规矩,你们周国也太古板了。”

        “四王子殿下,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了,如果没有别的事儿,就请回吧。”罗兴端起茶盏道,“本官还有公务需要处理,就不陪你了。”

        “本王子听说,罗大人跟我那个妹妹关系不错,罗大人还做过她的追随者一段时间?”

        “那是任务需要,四王子想要说什么?”

        “我这妹妹国色天香,有西戎第一美人之称,罗大人就没有一点儿仰慕之情?”辛加问道。

        “四王子殿下应该知道本官已经成婚,纵然令妹国色天香,又跟本官有什么关系呢?”

        “在我们西戎,可没有那些繁文缛节的规矩,只要你是有真本事的男人,是铮铮铁骨的男儿,就算是公主,也照样能娶的。”

        “本官是可不是西戎人,殿下跟我说这些,没有任何作用,还是不要浪费口水,请回吧。”

        “咳咳,听说刺杀本王子的案情有了进展,刺客幕后的凶手跟贵国的公主叶琉璃有关?”辛加终于问到重点了。

        “案件还在调查中,不知四王子殿下从哪里听到这些的?”

        “琉璃公主被禁足,外面都传开了,难道这也是有假吗?”辛加质问一声。

        “琉璃公主被禁足,谁下的命令,本官怎么不知道?”罗兴反问道,“四王子殿下,道听途说的谣言不可信。”

        “罗大人不会有心包庇吧,本王子听闻你跟琉璃公主的关系非同一般呐。”辛加咄咄逼人道。

        “本官若是想包庇,汇报的时候,找个替死鬼交差就完事儿了,何必要如此费心费力的调查真相?”罗兴道,“难道四王子殿下不想知道真正想要杀你的人是谁,或者说,你已经知道是谁,却故意的想要看本官的笑话?”

        “笑话,本王子是在周国境内遇刺,那刺杀本王子就是你们周国人,你们若是不给本王子一个交代,那这和平的通商协议就不必签了!”辛加嚣张的说道。

        “这个殿下跟本官说不着,本官的职责是查案,至于什么通商协议,跟本官无关!”罗兴直接道,“来人,送四王子殿下。”

        “本王子知恩图报,安阳渡驿馆救命之恩,些许礼物,罗大人不必推辞!”说完,丢下一张礼单,直接转身就走人了。

        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