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公主,请自重!在线阅读 - 第240章:禁忌之术?

第240章:禁忌之术?

        长明殿内,一个身着褐衣的老太监长跪在那边。

        此人正是婉嫔宫内服侍的太监杜福荣。

        “陛下,您去看一下婉嫔娘娘吧,她已经数日水米未进了!”杜福荣泣血哀求一声道。

        “杜福荣,朕早就说过,让她别跪在殿外,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永熙帝嫌弃的说道。

        杜福荣不敢回答。

        他今天来,已经是逾矩了。

        永熙帝没让黑羽卫架出去,廷杖就已经算是额外开恩了。

        “陛下开恩,婉嫔娘娘只想见您一面而已。”杜福荣不停的磕头,嗑的那“地砖”咚咚直响,很快他的额头就出现一片淤青,然后头皮也破了,沁出血来。

        “我不想见她,你回去跟她说,老四是朕的儿子,朕不会不管,已经派人去寻了,让她别一天到晚的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就行了。”永熙帝从御座上走下来,来到杜福荣身边,说道。

        “是,老奴这就回去传话。”

        “定一下,去御药局宣夏元礼一起过去,别老四回来了,她却没了,让朕没办法交代!”永熙帝叫住了杜福荣道。

        “谢陛下隆恩。”

        “陛下,南衙大都督卓春风殿外候见!”

        “请他进来!”永熙帝吩咐一声。

        ……

        百草阁。

        “叔,圣女失踪已经有十余日了,江湖上都在看咱们药王谷的笑话呢。”孙巍悄悄的给孙东临进言了一句。

        “要你来提醒,我不知道吗?”

        “是。”孙巍期期艾艾一声,退到一旁,他弄丢了“九品回春丹”,令药王谷损失了一大笔钱。

        那鲁氏兄弟自从躲进了鬼市,就没再出来,应该是去鬼市鬼婆那里改头换面了,这洛京鬼市的鬼婆可是跟黑白尊者一样的人物,修为深不可测,谁敢得罪?

        而且鬼婆信誉极好,只要付钱,她就能帮人改头换面,变成另一个人,而且不会出卖你的秘密。

        这么多年来,多少人通过鬼婆之手换了身份,隐藏起来。

        不过鬼婆换脸也是价值不菲的,一万鬼币起步,一般人还真付不起这个价钱,而抢了“九品回春丹”的鲁氏兄弟,自然付的起这个价钱。

        若不是查明孙巍是力战不敌才被鲁氏兄弟抢走的丹药,孙东临可能直接执行谷规了。

        如今洛京百草阁由孙东临这个大长老亲自掌管,孙巍这个管事长老成了端茶递水的小厮。

        “左兄?”

        “这些天,我跟踪薛青青,发现她去南衙跟蒙易见过几次面,然后,又去了蒙易家中,但奇怪的是,她居然从客栈搬出来,住进了那个叫罗小七的南衙都尉的家中。”

        “罗小七,就是那个出手医治柳知眉的南衙医师?”

        “正是,他还是前南衙大都督武宁候叶鸿一唯一的女弟子青漪的未婚夫婿,两人其实已经住在一起,另外,更奇怪的是,当朝琉璃公主也跟她们住在一起。”左小婵说道。

        “这关系怎么这么乱?”

        “叔,这青漪是琉璃公主的下属,而琉璃公主本来是住在宫中的,但不知为何搬出来了,她虽然受封公主,却并没有成婚,所以也没有赐府,入职南衙后,一直住在南衙,我猜想,她应该是跟青漪结伴而住。”孙巍这时候插进来一句道。

        “当朝公主,就这样散居在外面,陛下就不管吗?”

        “叔,您忘了这琉璃公主的身份,她又不是陛下的女儿,而是前太子之女,又是天岚宗的真传天骄,才回洛京不到一年,陛下封个公主,不过是彰显自己仁慈和宽厚而已。”

        “嗯,你说的倒也是,咱们这位陛下向来不是心胸宽广之辈,当年太子待他可是不薄,可他还是……”孙东临下意识闭上了嘴巴,虽然这是百草阁,不惧外人偷听,但有些话还是小心谨慎一些,如今药王谷摆明了被针对,那掳走圣女的神秘人修为高绝。

        他甚至怀疑是大周供奉院中的超凡高手所为。

        如果真是大周皇帝,那他掳走药王谷圣女做什么,让药王谷丢脸吗?

        “老左,你去试探一下这个平康坊3号,就算薛青青对蒙易余情未了,她也不至于住到蒙易弟子的家中,难不成是为了方便跟蒙易私会不成?”孙东临吩咐一声。

        “嗯,我今晚就潜入进去瞧一下。”左小婵点了点头。

        ……

        夜里,罗兴打坐入定,忽然心念一动,睁开双眸,仿佛有心灵感应一般,灵道本来就六识敏锐。

        有高手接近自家宅院。

        而且这一丝气息,很熟悉的样子。

        是他!

        罗兴认出来了,那晚从鬼市跟踪鲁氏兄弟出来,跟在药王谷大长老孙东临身边的那个一品大宗师。

        记得,他姓左,叫什么小婵的。

        一个大男人,取了一个女人的名字,他印象很深。

        这家伙潜行之术不错,居然到接近院墙,才被他发现,而此时家中诸人都已经酣然入睡。

        就在罗兴起身准备出去之际。

        突然,一声“汪”的犬吠声传来,是黑妞,黑妞居然发现了这大宗师的踪迹!

        黑妞这一叫,周嘉鱼第一个从梦中惊醒,他最是最熟悉黑妞的人,刚才那一声分明就是“示警”,抄起南衙配发的钢刀就冲了出去。

        “谁,何方贼人,还不现身!”

        左小婵也是吓了一跳,他的潜行秘术无往而不利,今夜来探这么一个小小的南衙都尉的宅子,居然被一条狗给发现了。

        这让他有点儿怀疑人生。

        既然都已经进来了,现在跑,那就丢大人了,只能现身了,反正,他也瞧出来了,最先跑出来的这小子也不过四品修为,他轻松可以拿下!

        周嘉鱼看到左小婵,立马就感觉到对方那恐怖的威压,吓得眼珠子都“凸”出来了。

        一品大宗师!

        “这条狗居然能发现我的存在,真是挺神奇的!”左小婵邪魅的一笑,一探手,一股强大的力量透体而出,朝黑妞抓了过去。

        “不要!”周嘉鱼虽然害怕,却为了黑妞,不顾一切的扑了过去。

        “找死!”

        左小婵冷笑一声,改抓为掌,一掌印在周嘉鱼左肩之上!

        咔嚓!

        一声响,周嘉鱼被打的凌空翻了七八个跟头,还将院中的照壁给砸了断了一大截,瞬间生死不知。

        左小婵正要继续对“黑妞”下手,一道乌光破空而来。

        当!

        是一块板砖。

        下一秒罗兴已然出现在周嘉鱼身边,一下子将他扶了起来,同时卷起“黑妞”猛然后退!

        他不善暗器,但武功到了一定地步,很多都是触类旁通的,刚才距离有些远,没办法,他只能运转“玄灵九转”内力,扣下一块板砖直接扔了出去。

        因为在家里,他听到动静也是第一时间出来,没有拿武器,为了阻止对方对“黑妞”下手,只能是有什么用什么了。

        板砖是罗兴仓促之间扔出的,但力量可不小,尤其是用了“玄灵三转”的特殊力量加持。

        这一击之下,至少有十万钧。

        对付一条狗,左小婵自是没有用大宗师全力,面对这一板砖,他没有回避,而是直接迎了上去。

        但是他没想到这板砖上蕴含的力道之强,超出了他的想象,一击之下,居然将他击退三四步。

        刷!刷!

        两道人影破空而来,薛青青和薛海棠随后也落在了前院,看到左小婵,薛青青焉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左先生,你这什么意思?”

        “青青小姐,大长老得知你们搬到这里居住,特派左某过来探视一下而已。”左小婵知道,今晚的目的达不到了,真要动手,对方有薛海棠这个大宗师,再加薛青青这个二品武宗巅峰,自己未必能讨得了好,还有刚才那个小子,一击之下居然有二品的实力。

        又一道人影一闪,霍山子也来了,他虽然是锻造师,可武功修为也不弱,二品武宗。

        三个二品,一个一品大宗师,还有后院一道强大的气息一闪即逝,至少也是个二品。

        四个二品,一个一品,就算是大宗师大圆满之境的过来,也未必能讨得了好,何况他左小婵的修为也就比薛海棠高那么一点点儿。

        “探视人,不从正门走,鬼鬼祟祟的,一进来就打伤我的人,还企图对黑妞下手,阁下夜闯官宅,可知这是什么罪名?”罗兴检查了一下周嘉鱼,发现他生命无碍,但左肩粉碎性骨折,伤势很重,少说也要半年才能恢复,自然是怒火中烧!

        冲进自己家里,打伤了自己的人,这笔账,他岂能善了?

        “罗都尉,是你的人先对我出手,我不过是被迫还手,才伤了他,何况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他此刻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好一张颠倒是非黑白的利口,要不要,我现在就把人唤醒,让他来跟你对质?”罗兴怒声道。

        “请便。”左小婵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道。

        罗兴手一探,一根银针出现在手中,急速的在周嘉鱼身上刺了数针后,周嘉鱼慢慢的睁开眼睛。

        左小婵看到这一幕,眼神立马变了,而一旁的薛青青也是瞪大眼睛看到这般神奇的一幕。

        如此神奇的“医术”,都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禁忌之术!”

        “你居然身怀禁忌之术!”左小婵惊呼一声。

        “什么禁忌之术,不过是银针刺穴而已!”罗兴直接否认,这要是承认自己施展的是“禁忌之术”,后面麻烦不断。

        银针刺穴?

        这是什么医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