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公主,请自重!在线阅读 - 第199章:救命稻草

第199章:救命稻草

        “小七,小七……”

        听到外面传来青漪的声音,蒙易连忙撤掉禁制,眼神警告罗兴让他不要乱说话,然后危襟正坐:“进来。”

        青漪推门进来,看到罗兴,不由的脸颊一红,春风一度,琴瑟和鸣,她到现在脑海里还时不时的回味那滋味儿呢。

        一想到晚上回去……

        蒙易眼睛可毒呢,一看青漪眉梢间的掩藏不住的春情,再从那走路的姿势看,基本上就明白了。

        自己这徒弟还真是有乃师的风范。

        “殿下叫我来找你,药王谷的人正在找你呢。”青漪招呼蒙易一声,对罗兴说道。

        “那姓孙的还没走?”

        “没呢,赖在殿下公房不走,非要等着让你跟他去百草阁救圣女。”青漪说道。

        “这药王谷从一开始就没憋什么好屁,这会儿来求我给圣女治伤,只怕会另有算计,我可不上当。”

        “那圣女怪可怜的,年纪轻轻的,刚当上圣女,还没等扬名江湖,就要香消玉殒了。”

        “这药王谷圣女是真的中了‘蚀心掌’?”

        “看样子不像是有假,否则,以药王谷的骄傲的性子,怎么会低声下气的来求伱这么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医师?”

        “我不是医师好不好!”罗兴从来就没承认自己是医师。

        “药王谷七家共掌,也不都完全是心机深沉之辈,如今这个圣女薛尚香所在的薛家过去倒是跟为师有几分香火情……”蒙易“咳咳”一声。

        “师父,您这立场变得也太快了吧?”

        “咳咳,我虽然对药王谷没多少好感,但药王谷那么多人呢,也不都完全都是坏的。”

        “您这就是圣母了!”

        “何谓圣母?”

        “这个圣母,这个一句两句说不清楚,简单的说就是不分立场的确定对错,看似公正正义,实际上是害人害己,沽名钓誉,故意的标榜自己。”罗兴愣了一下,脑海里搜罗了一下自己认为比较委婉的解释。

        “放屁,我又不傻,好人坏人还分不清!”

        “小七,现在咋办,听他说,你答应了他去的。”青漪问道。

        “我是跟他说,如果我的上官允许我去,我才会去的。”罗兴解释道。

        “你是把个人行为变成南衙的行为,不管药王谷有什么打算,他都得考虑南衙的态度,你这是故意给卓春风下套儿?”蒙易琢磨了一下,很快就回过味儿来了。

        “算是吧,现在看来,闫方很谨慎,没轻上钩。”

        “陛下都对药王谷下手了,卓春风是陛下亲自提拔的人,自然不会跟陛下对着干。”蒙易说道,“闫方素来谨慎,怎么会不清楚这其中的关窍,所谓事有反常,必有情况。”

        “师父,你说我要是真出手救了药王谷圣女,会不会触怒陛下?”

        “药王谷圣女若是真死在洛京,只怕这药王谷就会彻底倒向南楚,只怕到时候,陛下能不能承受这个代价?”蒙易冷哼一声。

        “那陛下还玩火……”

        “咱们这位陛下心眼小,经常把游戏玩过了,你还年轻,多了解就知道了。”蒙易说道。

        “那姓孙的赖着不走,怎么办?”青漪问道。

        “你就说没找到我,他还能再赖在南衙一辈子不成?”罗兴道,“反正我躲在密档里不出去,他也找不到我。”

        “行,我去试试。”青漪点了点头,反正她心里也是不赞成罗兴去给那个药王谷圣女治伤的。

        青漪走后。

        罗兴也没在蒙易这边待,直接去了锻造处。

        抡大锤,也是一门技术活儿。

        叮叮当当的,这种韵律听起来,还是蛮好听的,尤其是锻造师的耳朵里,那是宛若仙音一般。

        “小七兄弟,你进步真是神速,我这学这抡小锤,那是学了半年才算掌握一点儿诀窍,你才几天,都快赶上我们学了好几年的老师傅了,尤其这力道的掌握,比我们许多老师傅都精准!”

        “呵呵,这没啥,我过去是做豆腐的,这豆腐很嫩,稍微用点力,那就破了,我这控制力就是在那个时候练成的。”罗兴解释道。

        “怪不得,你的控制力如此精准!”

        “小七兄弟,你这手艺,要不了多久,霍师就该让你上手试锻兵刃了吧?”

        “还早呢,我是个初学者,跟诸位大哥差得远呢,先把基础练好再说。”罗兴谦虚的说道。

        “小七,锻造需要全神贯注,切不可分心!”霍山子突然出现在锻造台边,板着脸呵斥一声。

        “是,霍师!”

        霍山子到来,各位锻造师们一个个都收起轻松的表情,一个个严肃起来,认真开始忙自己的工作。

        锻造师的工作除了锻造之外,还有修补和回炉重新熔炼材料,分离的工作。

        材料回收也是一门技术活儿,不然就形成了浪费,要知道许多高级材料,本身就很难提炼,锻造进入兵刃后,兵刃废掉后,材料还存在,有些还是可以重新提取和利用的。

        南衙的锻造坊大多数是初级和中级锻造师,大多数工作是承接朝廷的制式兵器的锻造,以及修补,当然还有本衙的缇骑的兵器的锻造和修补。

        罗兴想到了蒸汽锻机,这极大节省了人力,用来锻造制式兵器,那是最合适不过了,还能大幅度提高生产效率。

        只不过这玩意儿他以前是见过,原理也清楚,但怎么造,却是不甚了解,何况,他也没那个时间和精力,静下来搞这种发明研究。

        人的精力毕竟有限,他也没想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工业革命,那未必是好事儿。

        想想还是算了。

        自己已经表现的有些过了,惹人怀疑了,没必要再给自己找麻烦,除非等哪一天,他有能力改变这个世界的规则,而别人无法将他怎样。

        霍师手把手的教,罗兴自然进步的快,而且,抡大锤对臂力、腰力以及控制力都是一种锻炼。

        武力,最终还是着力在一个“力”上。

        所以,罗兴在锻造坊快乐的抡着大锤,锻炼腰力,这是男人立身之本。

        ……

        “不在,那罗都尉去哪儿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们不在一个部门,他有自己的工作,去哪儿也不需要向我报告。”青漪回道。

        “可是,圣女等不及了,青郎将,能不能求你再去找找,务必请罗都尉跟我前往百草阁一趟?”孙巍焦急道,大长老派人来送消息,圣女的情况不太好,已经开始吐血了。

        他已经去沈府把六品回春丹取回来给圣女服下了,但情况还是没有多少好转。

        六品回春丹药效虽然不差,可对于“蚀心掌”造成的伤几乎没有任何疗效,完全不起作用。

        而大长老孙东临也尝试用自己的真气将圣女体内“蚀心”之变异能量给驱除出来,奈何稍微一用力,圣女身体就吃不消,不断的吐血。

        大长老孙东临也去求了御药局的夏元礼和灵官殿的辛野子,两个人都来了,会诊后,也都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而现在,罗兴成了他们唯一能够救命的人了。

        孙巍现在也有些后悔,若是再等两天的话,也许情形就不太一样了,这罗兴别看年纪不大,却十分滑溜,看上去有点儿贪财好色,可还能忍住不动心,这种人还身怀禁忌之术,却没有半分年少轻狂,跟老头子似的,这让他觉得,自己这一回看走眼了。

        圣女不容有失,薛家那位,薛尚香的母亲亲自出谷了,这要是闹起来,大长老都未必吃得消。

        所以,该低头时还得低头。

        药王谷这么多年屹立不倒,它是有一套自己的生存哲学的,那就是:有时候不能要脸。

        这个世界,越是要脸,好面子的都成了历史的尘埃,故纸堆里的一串文字,甚至连文字都没能留下。

        ……

        “陛下,百草阁传来消息,药王谷圣女今天已经吐了三次血了!”七喜走进长明殿西暖阁,弯腰稽首禀告一声。

        “知道了。”永熙帝正在练字,手下笔走龙飞,只是一挥手,就让七喜出去了。

        永熙帝练字的时候,最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整个暖阁之内的太监和宫女任何一个都不允许待着。

        “遵旨。”

        七喜后退三步,迅速的走了出去。

        一道包裹黑色长袍之中的人影出现,蒙面,只露出一双眼睛,脚离地三寸,这是是一品大宗师才具备的短暂滞空能力。

        “你受伤了?”永熙帝几乎没抬头,就从对方的气息中判断他受了伤。

        “嗯,小伤而已,不碍事。”来人低头“咳嗽”一声。

        “那,给你的。”永熙帝手中笔头一指桌角的一个小锦盒子,说道。

        “什么?”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九品回春丹。”来人飘上前,伸手凌空一抓,锦盒就飞到他手中,打开一看,一个装有丹药的瓶子露了出来。

        “我这点儿伤,似乎用不着这么昂贵的丹药吧?”

        “拿回去,放到第一拍卖行,现在至少能卖十万鬼币!”永熙帝淡淡的一笑道。

        “陛下认为药王谷会买?”

        “他们有选择吗?“

        “我听说,药王谷在找南衙的一个医师给圣女续命,此人什么来历,陛下知道吗?”

        “自然是我南衙的人了,这还用说。”

        “你的人为何要去救那柳知眉?”

        “他并不知内情,何况,我也不希望此刻跟沈庄矛盾彻底激化,柳知眉死了,沈庄就无所顾忌了。”永熙帝道。

        “你杀了人家的儿子,还能说这样的话?”

        “他又不是只有这一个儿子,这个儿子死了,对沈家而言,没有多少影响。”

        “你错了,这个儿子一死,沈庄家宅就算稳了,一个柳知眉,膝下无子,又能翻出多大浪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