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公主,请自重!在线阅读 - 第168章:拼命七郎

第168章:拼命七郎

        “七郎,你什么时候拿回宅子,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姬玉儿在罗兴脑海里催促一声。

        “看情况,明儿就去。”

        “那你们是不是很快就可以搬过去了?”

        “还早呢,这宅子到手了,还不得重新整修一下,该扔的东西扔了,我可不习惯用别人留下的东西。”罗兴说道。

        “这宅子这么大,就你跟青漪两个人怕是太冷清了,是不是得再添几口人?”

        “伱想说什么?”

        “这么大的宅子,你不找几个仆役和管家什么的,难不成以后大事小事儿都亲力亲为不成?”

        “这个我自有主意,你就别操心了……”

        “七郎,我看这个琉璃公主也不错,你就没有对她动过心思?”姬玉儿把话题转移到叶琉璃的身上。

        “没有,你觉得我会像你一样,做那种不切实际的梦想?”罗兴不无鄙夷的一声道,就算不会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座森林,可那也得是自己能看得见,摸得着的森林才行。

        “人总要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姬玉儿道,“娶公主不爽吗,从此吃香的,喝辣的的,直接走上人生巅峰。”

        “没兴趣。”

        “切,不行就是不行,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我这儿有一门功夫,你们男人练了……”

        罗兴才不接这一茬儿呢,这姬玉儿就是一魔女,她的思维不能用正常女人来衡量,妥妥的女流氓一个。

        什么虎狼之词都能从她嘴里冒出来,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魔门都是这么奔放的吗?

        叶琉璃在里头待了大半个时辰就出来了,第一次见面,这雨眉能告诉她这么多就不错了,想要将人家心里所有秘密都探听出来,还得慢慢来。

        “你在外面也都听见了,这雨眉姑娘居然是丁显的妹妹,真是出人意料。”从花柳巷15号出来,上了马车,叶琉璃这才开口道。

        “同父异母,一个二品武宗的哥哥,一个流落风尘的妹妹,这关系确实有些离奇。”罗兴点了点头,丁显并非只有一个人,他在老家有父母和亲戚都在,但老头子年轻时候风流,甩了人家不说,还把自己的孩子卖给了“夜来香”,这做法实在是令人不敢苟同。

        “如果只是因为一个沦落风尘的妹妹,丁显还不至于会改名换姓,潜伏柳家,他应该还有别的事儿。”罗兴一边驾车一边道,“只是我不理解的是,沈庄要替儿子报仇,为何让丁显出手,这不是将他给暴露了吗?”

        “也许沈庄也不知道丁显身上的事儿呢?”

        “丁显进柳家,拿的是柳谦的亲笔书信,不然柳家也不会收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沈庄如此费心,丁显肯定是关键人物,如果殿下是丁显,你会怎么做呢?”

        “丁显如果不是愚忠的话,手里一定留有什么东西,这可是他保命的本钱。”

        “没错,前晚偷偷再去一趟柳府,碰到了沈府的供奉烈玄,差点儿命都没了。”罗兴道。

        “你遭遇了烈玄,居然还从他手下逃了?”

        “咳咳,大概是他轻敌了,我身法够快,他在洛京城内也不敢乱来,所以,才给我机会。”罗兴解释道。

        “你一个四品,居然能从一品巅峰大宗师手上逃走,说出去,也是够荣耀的。”叶琉璃不禁赞赏一声。

        “我觉得真有东西的话,丁显不可能藏在柳府,很有可能在这雨眉姑娘手中。”罗兴分析道。

        “我们能查到雨眉,沈庄就不能吗?”

        “嗯,理是这么一个理儿,但是沈庄未必知道雨眉跟丁显的真实关系,如果今天雨眉不自己说漏嘴,我们也不知道她们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罗兴说道。

        “行了,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

        “假设沈庄也知道丁显私底下与雨眉见过几次,但没有动手,一种情况,是认定她们可能有私底下的男女之情,毕竟她们是一路从扬州过来的,还有,已经知晓她们的身份,但不确定丁显有没有秘密在雨眉的手中,一动手,惊动朝廷,反而会给自己惹来麻烦,如果是第一种情况,那最好了,如果是后者,那我们就要跟沈庄抢人了。”

        “回去我就派人盯着这个雨眉。”

        “殿下,最好是用靖安司的密探来做这件事儿,不要用情报司的人。”罗兴提醒一声。

        “有道理,那就听你的。”

        “殿下,您是回南衙,还是回家?”

        “饿了,去你家吃一碗馄饨,有豆腐脑吗?”叶琉璃问道。

        “殿下,这馄饨倒是来得及做,这豆腐脑可不行,要不然,明天一早下官给您做好了带去南衙?”这叶琉璃也是个吃货,这是馋自己做的饭了。

        “那就吃馄饨吧。”

        “得咧,您坐稳了。”

        大晚上的,带个女人回家,幸亏是叶琉璃,这要是换另外一个人,青漪准吃醋,女人嘛,吃醋是天性。

        不吃醋那就不是女人了。

        ……

        三个女人一台戏,叶琉璃的到来,家里的两个女人自然不可能闲着,一个本来睡下了,也起来了。

        另一个打着瞌睡也要等人回来的,披着狐裘也出来了。

        “殿下说饿了,来咱家吃碗馄饨。”罗兴嘿嘿一笑,解释一声,“那个,青漪,你陪殿下说会儿话,我去厨房和面。”

        “要帮忙吗?”红影问道。

        “不用……”

        “怎么不用,正好,我也想学一学如何包馄饨!”叶琉璃直接打断了罗兴阻止她们进厨房的想法。

        ……

        “殿下,慢走,不送!”

        目送叶琉璃独自驾车返回南衙,罗兴也关上门,准备回房,继续这“打通隐脉”的工作。

        经过这叶琉璃一通打搅,时间又去了不少,好在长夜漫漫,有的是时间。

        “青漪,红杏儿今天情绪好不少?”

        “嗯,殿下答应给她办一个身份,明天就安排人送过来,就按照你说的,钱登科的女儿。”

        “名字呢?”

        “钱颖。”

        “钱颖,名字倒是挺好听的,这是她自己起的,还是你跟殿下帮她起的?”罗兴点了点头。

        “她自己,颖通影,也算是纪念一下过去。”

        “那就好,只要她自己认同,喜欢就行。”罗兴道。

        “但是,现在问题关键是,她跟我们住在一起,日后如果我们用她这一捏造的身份给宅子过户的话,该怎么说明她跟我们的关系?”青漪说道,“她若是留下来,总要有个理由吧?”

        “用这个身份可以召进南衙吧?”

        “可以是可以,虽然红影过去知道她的人不多,可她毕竟曾经是仙语三公主身边的侍女,想要安全保密,那是不可能的,难不成她一辈子都不能出去见人,那换个身份又有什么意义?”

        “她是红影,也是钱颖,如今不过是认祖归宗,弃暗投明罢了,这有何不可?”

        “那她可就要面临傀影堂无穷无尽的刺杀了,西戎傀影堂对叛徒向来都是不手软的。”

        “我们救了她,她回去就有好下场了吗?”罗兴分析道,“她那个师父在危急关头,抛弃了她,独自逃命,这件事如果发生在傀影堂,又会是什么后果?”

        “她很可能会被她师父给……”

        “人心难测,那样的情况下,她抛弃徒弟独自逃走,也不能说完全错了,毕竟留下来,死的可能是两个人,哎,有些事情没有对错,只有立场和选择。”

        “小七,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青漪问了一个拷问灵魂的问题。

        “我,丢下同伴,自己求生的事儿,我做不出来。”罗兴没有犹豫,他是一名特工不假,但不是冷血无情的那种。

        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孤胆英雄,很多任务,那都是在一个团队,许多人配合下完成的,人前显光的不过是那个执行的人而已,有时候也得是默默无闻一辈子。

        如果自己暴露了,而只需要出卖和牺牲自己的同伴就能换取自己的存活,他宁愿去死。

        “小七,吻我!”

        “啥……”

        “别闹,我怕你到时候受不了,又怪我!”

        “中午的事儿我都知道了,你为了我……”

        “咳咳,那不值得一提,为了娶你,总要付出一点儿代价,你手下那些家伙不服,那就只能把他们喝服了,揍服了!”罗兴呵呵一笑,中午那顿酒,已经在南衙传遍了。

        他一个人就把一百多个人喝趴下了,扳手腕也赢了所有人,无人不服。

        人送外号:拼命七郎。

        “真肉麻,忍不住了,就别忍了吧,不是有句话说,花开堪折直须折嘛,人家都送到你嘴边了,你都不吃,莫非是你身体真的有问题,要不要试试我的那套功法?”姬玉儿在罗兴脑海里“吃吃”放肆狂笑道。

        “我身体能有什么问题?”罗兴反唇相讥道,“要不咱俩来试试?”

        “我现在是灵体,就算是我想,那也做不到呀。”姬玉儿一副我怕你的语气说道。

        “其实我也在《灵道真解》里面发现了一门灵体双修的法门,要不要我们交换了一下,我们试一试,反正我也不嫌弃你老……”

        “真有这样的法门?”姬玉儿听了,话里透着一丝兴奋。

        “想什么呢,你还真想试,我骗你的,真不知道你这魔门圣女是怎么当的?”罗兴没好气道。

        “七郎,其实我做人的时候还没试过做女人的滋味儿呢,这要是能让我尝一下做女人真正的滋味儿,我也就心满意足了。”姬玉儿无比娇滴滴的道。

        “哎哟,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你不是都有萧郎了吗?”

        “我跟你说了,我两是真心相爱,发乎情,止乎礼的,都怪万绮罗那个小狐狸精,仗着他爹是真武院的院首,才把我的萧郎抢走了!”姬玉儿怨气冲天的说道。

        “只怕是你一厢情愿吧,人家根本就不爱你,只是利用你,你还在这儿自怨自怜惜。”罗兴挖苦道。

        “我不许你说我的萧郎!”

        “我不当别人的替代品。”

        “你刚才可是说了的,要跟我试一试的?”姬玉儿抓住罗兴刚才的话质问一声道。

        “我说过,骗你的,行不行?”

        “大骗子!”

        罗兴意识直接退了出来,来一个“耳不听为净”,全心全意的帮青漪打通剩下的隐脉。

        每一次打通,都会带来一丝一小小的进步,这些量变,迟早会变成质变的,罗兴也想知道,如果按照他掌握的有关跟水属性的隐脉,在青漪身体内都打通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青漪的水属性根骨亲和力会变成甲等吗?

        满地打滚儿求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