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皇后是娇气包,阴鸷暴君夜夜哄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傅夫人

第一百二十九章 傅夫人

        没想到都现在了,傅窈还想着自己刚才说过的要一起吃素面。

        安成月笑了笑:“好好好,我带你去吃素面,再看看你的娘亲还有你弟弟。”

        四人算得上静安寺中的贵客,虽然没有亮出身份,但身上的物品一看便是价值不菲。

        四人之中当属李羿最为招摇,走在前头就当是给后面的三人开路,路上见到的僧人也会朝李羿微微一拜。

        李羿走在前头,威风极了,从过头来还对安成月吹嘘:“我当初在寺庙干了这么多年,身上的这身佛门禁地的气息可不是白修炼的。这些人看到我都要向我行个礼,说明我在佛祖这里,也算有几分能耐。”

        “切,说不定是因为看着你穿得富贵,一看就是个冤大头,想着怎么在你身上刮些香油下来。”安成月冷冷地讽刺道。

        可随即又转头去看傅窈:“对了,嫂子要不要捐个海灯?替家中的长辈祈福?”

        傅窈心下一动。

        傅丞相为官这么多年,在朝堂之中有自己的威望,可是身子骨也是一年比一年差,毕竟岁数上来了,原本人在中年时还能够算得上康健。

        现在早些年的毛病,一点一点地积累了起来。

        尤其是每到下雨的时刻,身上总会隐隐约约地作痛,身为女儿傅窈心疼得很时不时会,买些艾草做成香囊交给傅丞相。

        如今供奉个灯,用寺庙之中的古佛青灯,替家中长辈祈福,也是应该的事。

        想到这傅窈用殷勤的神色去看李殣:“要……”

        李殣难道还不知道傅窈的意思吗?伸出手摸了摸傅窈的头,笑了笑:“既然你想要,那咱们一同去供灯。”

        走到饭堂之前,四个人又转头去寻找能够供灯的地方。

        走到一半,傅窈突然停下了脚步,愣愣地看着前头。

        “娘……娘亲……”傅窈突然眼泪哗哗哗地流了下来,快步走过去,一把扑在前头的一位妇人身上。

        “这位就是傅夫人了?”安成月看了一眼李殣,推了推自己的傻师兄,“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讨好人家啊,现在不上前去,人家要是对你印象不好了怎么办?”

        李殣似乎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赶紧走上前去,对着傅夫人便是一拜:“小婿见过岳母大人。”

        傅夫人抬起头来狠狠地瞪了一眼李殣,李殣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再睁眼看去,怕真的是自己眼花,傅夫人本就是个温柔和善的女子,怎么可能会瞪他。

        “我的乖女儿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有人在宫里欺负你?”傅夫人心疼地问道。

        傅窈含着泪,摇了摇头,又把脸埋到母亲的怀抱之中。

        感受着熟悉的温暖的怀抱,傅窈眼泪哗哗地往下流,她已经好久没有趴在傅夫人的怀里哭泣了。

        “好了好了,哭吧,受委屈了?”这回傅夫人用更加温柔的声音安抚着傅窈。

        傅窈哭了半晌,这才把头从傅夫人的怀中抬了起来。

        “娘……娘亲,想,想你……”说着说着眼泪又快落下来了。

        上辈子加上这辈子,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到娘亲了,一看到娘亲傅窈就忍不住想哭。

        她好想回到那个无忧无虑,当傅家大小姐的日子。

        李殣站在那,心里忐忑得很。

        他确实没有欺负傅窈。可如今傅窈哭得噼里啪啦的模样,他也心疼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始安慰。

        此时只能愣愣地站在这里,看着这一对母女二人之间的互动。

        李羿走上前来,啧了一声看着李殣。

        看来自己这弟弟这么多年以来都没啥长进,除了在朝堂之上有长进之外,剩下的时间就像喂了狗一样,难道就不会学着怎么哄哄女孩子吗?

        现在皇后都哭成这个样子了,也不知道上前哄一哄,没看见人家岳母的脸色都不好了吗?

        “傅夫人放心,她在宫中待得很好,有很多朋友呢,没有人敢欺负她。”安成月走上前来,拍了拍傅窈的肩。

        傅窈也是点了点头。

        她本想将安成月介绍给自己的娘亲,但是一想到安成月的身份,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因此傅窈没有解释。

        “好好好,既然如此,那么娘便放心了,你说说你从小到大就知道哭哭哭,娘还以为又是谁欺负你了呢。”傅夫人摸了摸傅窈的头。

        心里也是万分感慨。

        女儿嫁到宫中去,从那以后傅夫人就开始茶不思饭不想,时不时想到傅窈会在宫中受欺负,普通的豪门深宅之中本就争斗厉害。

        像傅窈这样在家中,没有其他庶出姐妹的,简直少之又少,旁人似乎早就经历过,宅斗到了宫里便所向披靡。

        可傅窈却是个单纯的小傻子,如果没有李殣护着,恐怕进去之后,骨头都要被人吃干抹净。

        李羿这个时候也站出来,替李殣说话。

        “是啊如今宫中除了太后之外,没有人敢欺负皇后,傅夫人你就放心吧。”说着李羿就用眼神示意李殣,赶紧说些话来。

        李殣被迫走上前一步,心中也有些不安:“的确,宫中没有人敢欺负窈儿,太后如今也不敢轻举妄动。”

        “唉,要不咱们一起去前头吃个饭?静安寺中的斋饭是最香的。”傅夫人笑眯眯地说着,在和女儿说了一番话,拥抱过之后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

        站在一旁一只眨巴着眼睛的小正太,一会儿看着傅窈,一会儿看着李殣。

        忽然对着李殣说道:“姐夫。”

        傅夫人赶紧抓住自己的儿子:“傅迢!怎么说话的!”

        这说的是什么话?面前的这位男子可是当今皇上,哪里是随随便便就喊姐夫的?

        如果惹怒了皇上,到时候傅窈在宫中过得不好可怎么办?

        只是傅夫人的想法是多余的,他并不知道李殣此时心中心花怒放,听着这一声姐夫,就像是口渴之人看见了甘甜的山泉水。

        李殣弯下腰轻轻摸了摸小傅迢的头。

        “拿去,见面礼。”李殣从衣袖中取出金子,放到了傅迢的手中。

        傅迢瞪大了眼睛,看着手中比自己手还要大的金子。